首頁 > 故事大全

項羽虞姬的故事3篇
2017-10-17 11:10:51 來源:

  韓信跟楚霸王打賭贏了之后,楚霸王的軍師范增對楚霸王說:韓信這個人,要么就重用,要么就殺掉,可不能讓他跑到劉邦那塊去。

  楚霸王眼里沒得韓信,還是不肯重用他呀,韓信不得志,就偷偷跑了,想去投奔劉邦。范增聽說韓信跑了,就勸楚霸王趕緊去追。楚霸王還不想去。范增說:這人是你的死對頭,在這塊不把他殺掉,將來要殺就難了。

  楚霸王被范增說動了心,就帶了兵馬追殺韓信。韓信跑著跑著,看看楚霸上已追到跟前,就停下,頂著上風撒尿。風一吹,撒的尿,全灑在白己的臉上、身上。

  楚霸王看到了,又好笑又好氣:這人好呆,頂著風撒尿,撒在自己身上還不知道,殺他何用?白白污了自己的寶劍不說,還壞了自己的英名,還是不殺好!

  沒殺韓信,轉身就走。回到營里,范增問他殺了韓信沒有,楚霸王就把看到的事說了一遍,說:韓信是個呆子,殺他何用?

  范增說:你上當了,這是韓信用的計,你快追上去把他殺掉,免生后患。

  楚霸王是個粗人,一聽這話,帶兵又追。看看追近了,只見韓信跪在一座墳頭上,頭朝下,腳朝上,帽子蓋在墳頭上。霸王用劍挑去韓信的帽一子,真好笑死了,原來韓信披頭散發,嘴里直翻白沫。啊呀,這人是羊癲瘋,殺不得呀殺不得,要是把這呆子殺掉,豈不是要叫天下人笑話!楚霸王想想,還是沒得殺他,轉身回營。

  范增見霸王回來,又問他殺了韓信沒有。霸王把韓信癡癡呆呆的傻樣兒講把范增聽。

  范增一聽,腳一蹬:你又上當了,這是韓信用的計。如果這人不除,霸業就不得成功,你還要死在他手中!

  楚霸王不相信。范增說:韓信在這塊時候,他可曾犯過什么羊癲瘋?

  這一問,楚霸王明白了,趕緊帶了兵馬再追上去。韓信知道楚霸王不會放過他,沒歇一口氣,一直跑,一跑跑到三岔路口,犯愁了,往哪塊跑?朝東跑,直奔劉邦軍營,霸王必定會死追,還是跑不掉。他一想,想了一個調虎離山計落脫下一只鞋子,扔在東路口,自己回過頭來,往西路跑。

  楚霸王領兵追到三岔路口,看見一只鞋子在東路口,認準韓信朝東跑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直朝東路口追下去。

  韓信往西跑,楚霸王往東追,哪塊還能追上韓信?等楚霸王白跑了趟回營,韓信已跑到劉邦那塊去了。

  項羽和韓信打賭

  當年,霸王領兵到了江蘇六合縣東南一帶,見天快晚了,就下令安營扎寨。

  那時,韓信還在霸王手下當將官。夜里,霸王和眾將軍飲酒作樂,吃得高興了,便對韓信講:別人說你有能耐,我要和你打個賭,怎樣?韓信打了一躬說:不知大王以何賭輸贏啊?霸王說:我們兩人,一個在東邊山洼里筑一座城,用來擋山外的敵兵;一個在孫趙和金塘營之間掘四十九口井,讓軍民都有水吃,兩樣都要在今晚完成,曉星一出為準,你敢嗎?

  韓信心想:造城是地面上的事,一點不馬虎不得;挖井是地下的事,深淺可以討巧。心里想挖井。

  霸王又問:你是造城還是打井?韓信說:我們做兩個閹子,抓閹作數。

  霸王揀一個,上面是造城。韓信說:大王抓的是造城,那個當然是打井了,大王就造城吧。其實,兩個閹都寫著造城,霸王大老粗,不知道中計哎。這樣嘛,就各領一千兵動工了。

  韓信帶兵到了金塘營,他把兵先分成一班班地去挖井,自己坐在祠堂里飲酒。霸王怕輸,親自到場地催工。忙得十兵們個個氣喘八哈,大汗直淌。

  韓信見大快二更了,叫探子去看霸王弄得怎祥了,回報是筑了一半。韓信又問井挖得怎祥了,探子報說:才有十幾口井。韓信不慌不忙,叫來兩個牙將。咬了耳朵,二人就分頭去了。韓信下令:快替我備馬,隨我到大王面前請功。


責任編輯:

實時熱點推薦

最新故事

2014年彩客网彩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