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大全

自救之道
2017-10-17 11:10:55 來源:

  在那部根據墨西哥女畫家弗里達的生平拍攝的電影《弗里達》里,我忽略了作為影片主干的那些情事,卻緊緊盯著她作畫的那些場面,手指都快要摳進椅子的扶手里去。

  她18歲那年遭遇了一場車禍,使她的脊柱、鎖骨、肋骨斷裂,骨盆破碎,右腿11處骨折,病痛從此就成為高懸在她頭上的利劍,時不時召她回去接收警訊。她一生中大約經歷了30次手術,到1954年離世,始終被疼痛困擾,她就帶著疼痛作畫,躺著畫、半側著畫、趴著畫,把畫框懸掛在頭頂上畫,以各種能夠使疼痛減輕一點的姿勢畫。

  不畫可以嗎?不,不畫,她就活不下去。生命如此短促,生活如此凡庸,終于找到突圍之路,就要緊緊抓住。疾病已經不可能逆轉,生命的終點遙遙在望,誰人的苦痛都不能分身為億,讓全世界都同感同受。躺在床上,卻有時間流走的聲音如此驚心。畫畫,是唯一的。甚至那些近乎癲狂的性事也是。

  那是唯一的自救之道。就好像凡·高一定要畫,臨死前的一年,一天一張作品;就好像肺結核肆虐時期的音樂家一定要寫,越是死亡逼近越要加速燃燒,三五年的作品總量超過后世音樂家半生所為;就好像,伊迪斯·皮亞芙一定要唱,她說“不唱,我就活不下去了”,還一定要在知道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后,抓緊時間開始巡回演唱;就好像,路遙一定要吐著黑血寫作,不寫,他就更加活不下去了;就好像,我的表叔,一定要在癌癥的終末期,掙扎著站上講臺講課——他有個曾經震動華夏的名字,他叫蔣焦影。若非身臨其境,你一定當那是種不可理喻的刻苦姿態。但只有身在其中才知道,讓剩下的時間盡量豐盛起來,讓生命的密度盡量瓷實一些,是唯一的自救之道,是對抗人生終極問題“人生的意義”的唯一方法,是抵消茫茫宇宙自身如此渺小感覺的唯一路徑。

  就好像席慕容寫過,她向別人請教如何能讓植物花開得更加茂盛,得到的回答是:“在根部砍上幾刀,再在傷口撒上幾把鹽。”她這么做了,那個夏天,花開得近乎瘋狂。任何物種,在遭遇危機的時候,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繁衍,竭力開花結果。要對抗冰雪,就用花朵;對抗刀斧熔漿,就用花朵;對抗時間,就用花朵。此時此刻,唯一能做的,唯有開花結果。盡管他們告訴我,宇宙生滅輪回,不留痕跡,一切華美都是浪費。


責任編輯:

實時熱點推薦

最新故事

2014年彩客网彩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