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大全

被父母拋棄的殘奧冠軍
2017-10-17 11:10:56 來源:

  無奈父親異鄉棄子

  故事要從23年前說起。

  那年,在浙江溫州鶴溪鎮一個普通農家里,一對年輕夫妻的孩子哇哇墜地。丈夫陳叔國欣喜若狂地從接生婆手里接過孩子,抱到妻子余麗輝面前說:“親愛的,是個兒子,就取名叫陳藝吧!”

  在余麗輝的精心照料下,陳藝從小就乖巧聽話,也特別聰明,不到一歲就會說話了。當第一次聽到從孩子嘴里斷斷續續地喊出“爸爸”、“媽媽”時,余麗輝忍不住和丈夫商量,將來不管吃多少苦也一定要將孩子培養成才,讓他能有一番作為。

  然而,就在陳叔國和妻子幸福的憧憬未來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降臨到了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

  一天晚上,余麗輝發現原本安靜可人的陳藝突然哭鬧不停。余麗輝一摸孩子的身體頓時嚇呆了,陳藝全身發燙,像火爐般異常熾熱。她趕忙將兒子抱到村衛生所。醫生經過簡單檢查后告訴余麗輝,孩子只是感冒了,隨后給陳藝打了一針青霉素,便叮囑她回家注意給孩子保暖。

  幾天過去了,兒子的病情卻依然沒有任何好轉。手足無措的余麗輝和丈夫只得帶孩子去鎮上的醫院進行檢查。

  鎮醫院的醫生檢查后,表示情況不樂觀,建議他們去大醫院做進一步查檢。

  醫生的話讓陳叔國夫婦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孩子該不會是得了什么大病吧?要知道,這個脆弱的家庭此時還根本沒有多大的經濟承受能力啊!

  陳叔國和妻子抱著陳藝往溫州市兒童醫院趕去。診斷結果讓陳叔國夫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陳藝患了小兒麻痹癥,而治愈的可能性又微乎其微。

  很快,借來的錢快用光了,可陳藝的病沒有絲毫好轉。陳叔國只好將兒子帶回了老家。陳叔國和妻子每當看著孩子痛苦的樣子,就急得直掉淚。為了給孩子治病,夫妻倆又開始四處找親戚朋友借錢,可是孩子的病情卻越來越重,不久病灶就侵襲到陳藝的雙腿,原本正在學步期的陳藝開始連站也站不穩了。

  陳叔國和妻子打聽到杭州市的一家醫院醫療設備先進,也許能治療好兒子的病。幾天后,陳叔國和妻子便馬不停蹄地抱著兒子趕往杭州市。然而,僅一番查檢就要700元費用,而此時陳叔國的口袋里只剩下了最后的500元錢。無奈,他只好商量著讓妻子回家籌錢,自己和兒子則留在杭州等她送來救命錢。

  陳叔國抱著兒子坐在醫院的走廊里,看到一個個患小兒麻痹癥的大齡患者都趴在親人的背上,無法獨立行走,陳叔國絕望了,自從孩子生病以來,自己和妻子已經心力憔悴,如果債臺高筑后依然治不好孩子,那就個家不就徹底垮了嗎?他頓時覺得不知道何去何從。

  絕望的陳叔國抱著兒子在招待所住了下來,準備第二天返回溫州,孩子的病不治了。可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他有些不甘心,畢竟是因為經濟能力差拖累了孩子,如果自己富有也許孩子還有救。突然,他萌生了一個大膽想法——孩子如果遇上一戶好人家,也許能改變兒子的命運。

  第二天一早,陳叔國分外珍惜和兒子分別前的分分秒秒。他帶著兒子在火車站附近逛了一圈,希望能留下一些父子間的回憶。陳叔國望著城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覺得就這樣讓親情“斷線”有些殘酷,為了給以后制造重逢的機會,他隨后在街頭買了一塊棉布,用毛筆在棉布上故意留下模糊的線索:我是南方陳家村人氏,孩子患小兒麻痹癥,做父母的實在走投無路,沒錢治療,眼看孩子終身留下病殘,我們于心不忍,故將孩子委托國家或慈善的人撫養,將來使孩子能夠生存下去,若能給孩子解除一點病苦,我們來世再報恩德。

  之所以要寫在棉布上,是因為陳叔國考慮到這封特別的家書也許要伴隨著兒子的一生,這樣才不會因為時間久遠而毀壞。


責任編輯:

實時熱點推薦

最新故事

2014年彩客网彩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