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大全

李清照:古今第一女賭徒
2017-10-17 11:11:13 來源:

  李清照(1084-1155),山東省濟南章丘人,號易安居士。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早期生活優裕,與夫趙明誠共同致力于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

  能稱得上古今第一才女,人們最有可能達成共識的,可能就是李清照了;然而能稱得上古今第一女賭徒,人們最想不到的竟然也是李清照。

  婉約清麗詞 慷慨悲壯詩

  在詞的領域,人們大抵會首先想起蘇東坡、辛棄疾。然后,就應該想到南唐后主李煜和李清照了。其余的人,如柳永、周邦彥、姜夔、吳文英之流,恐怕都要排在后面了。

  李清照的詞,風格婉約清麗,自成一家。其作品傳世不多,但佳作、佳句流傳之廣,卻不遜于任何一位大家。如膾炙人口的“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被后人譽為“三瘦”,李清照也因此得了一個“李三瘦”的別號。

  李清照的詩傳世更少,多為感時詠史之作。為人稱道的如“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情辭慷慨,不讓須眉。能寫出如此文字的奇女子,遍數古今,可能也只有“鑒湖女俠”秋瑾差堪比肩了。

  李清照的詞,讓人想到的是多愁善感的南國佳麗。而李清照的詩,使人聯想到的卻是慷慨悲歌的燕趙之士。表現了這位奇女子性格的兩個側面。而后者在她私人生活之中的表現,就是酷愛賭博。

  癡迷賭博 “每忘寢食”

  文人大多有一種癡情。李清照對賭博的迷戀,就可稱癡迷。而且,癡迷的程度和豪氣同樣可稱壓倒須眉。傳世的李清照文字,有兩篇很有意思的文章。一篇叫《打馬賦》,一篇叫《打馬圖經》。“打馬”是當時十分流行的一種博戲。李清照酷愛這種博戲,專門為之做賦,還用圖文并茂的方式對“打馬”的規則做了記錄。在《打馬圖經序》中,李清照聲情并茂地敘述了自己對博戲的癡迷:“予性喜博,凡所謂博者皆耽之晝夜,每忘寢食。但平生隨多寡未嘗不進者何,精而已。自南渡來流離遷徙,盡散博具,故罕為之,然實未嘗忘于胸中也。”

  北宋末年金兵南侵,李清照顛沛流離,四處遷徙,博具盡散,但胸中卻從未忘卻。只要一旦安適,舍舟車而見軒窗,就馬上想起“博弈之事”。這樣對賭博的迷戀和坦然的態度,不輸于任何男子。其賭博技藝之精,居然到了不論睹注多寡,從未敗北的地步。這就不僅博藝“精而已”,還應該包括賭運佳了。更重要的是,這位才女不僅酷愛賭博,而且對博戲的源流和變化頗有研究。在《打馬圖經》中,她寫道:

  “長行、葉子、博塞、彈棋(各種博戲名,下同),世無傳者。打揭、大小、豬窩、族鬼、胡畫、數倉、賭快之類,皆鄙俚,不經見。藏酒、摴蒲、雙蹙融,近漸廢絕。選仙、加減、插關火,質魯任命,無所施人智巧。大小象戲、弈棋,又惟可容二人。獨采選、打馬,特為閨房雅戲……予獨愛依經馬,因取其賞罰互度,每事作數語,隨事附見,使兒輩圖之。不獨施之博徒,實足貽諸好事。使千萬世后,知命辭打馬,始自易安居士也。”

  在這里,女詞人滿懷自豪地宣告:“千秋萬世之后,喜歡打馬的人們,你們不要忘記,打馬的規矩,是我易安居士給你們記載下來的啊。”

  豪賭名人自風流

  《打馬賦》是一篇精彩的駢文。文中,李清照對歷史上那些豪賭的人和事,充滿了向往之情:

  “歲令云徂,盧或可呼。千金一擲,百萬十都。樽俎具陳,已行揖讓之禮;主賓既醉,不有博弈者乎!故繞床大叫,五木皆盧;瀝酒一呼,六子盡赤。平生不負,遂成劍閣之師:別墅未輸,已破淮淝之賊。今日豈無元子,明時不乏安石。又何必陶長沙博局之投,正當師袁彥道布帽之擲也”。


責任編輯:

實時熱點推薦

最新故事

2014年彩客网彩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