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大全

陳坤與佛
2017-10-17 11:47:07 來源:

  查字典故事會針對廣大讀者進行篩選一些精美的名人故事,一了解,別人不知道的名人背后的辛酸故事:陳坤與佛

  最近連續兩次邂逅陳坤。本月12日乘一早的航班飛香港,去酒店的路上,聽同行的人說,在行李提取處看見陳坤了。于是,給坤兒發短信,果然我們坐的同一架飛機抵港。他是來為電影《花花刑警》試裝的。

  17日晚,工體茉莉酒吧露臺,在好友趙琳的生日會上,見到陳坤,擁抱、寒暄。他黑色襯衣,黑色領帶,打扮得很有型。他說本來要去香港拍戲,臨時有了變化,能來參加趙琳的生日會,很高興。他和趙琳的友情建立于《別了,溫哥華》。

  與陳坤的這次對話,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一直沒發在博客上,是因為那天跟他聊的話題很深,甚至有一點抽象。不是幾段話能寫出來的花絮。

  采訪前,我沒有準備采訪提綱。與坤兒認識很早,目睹了他成名的過程,也比較了解他的性格。雖然每年見面不多,但一直關注他。為他的成績高興,為他的沉寂著急。所以,即使是兩年見一次面,我們依然如老朋友。

  我記得過去的采訪中,他說過的話;他也記得曾經對我說的話。也許是因為這種默契,我希望在這次采訪中最大限度地讓陳坤去表達。

  那天,與陳坤約在一個名為“向日葵”的餐吧,午后的陽光很溫暖,一束光暈過玻璃窗籠罩在陳坤的臉上,他很燦爛笑的時候,臉仿佛向日葵。

  陳坤的電話響,是他的好朋友沈暢打來的,他們在交流前幾天放生的感受。

  說到放生的話題,陳坤深邃的眼眸很純凈。

  我知道,陳坤這些年一直在學佛。對話由此展開,請大家一定要耐下心來聽。沒有八卦、沒有趣聞,也許大家會覺得枯燥,但卻是一次心靈的自省。

  “在固定的環境生活慣了的動物突然被放到自然環境中很可能缺乏了生存的能力。我們放生并不是想著讓它們生活得多么好,而是給它們一個再生的機會。如果之后被大自然淘汰,那是它們自身的問題。”

  陳坤說,這是他放生的目的,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跟朋友們相約著去放生。

  “‘放生’于你是一種形式,還是圖一種心靈的解脫?”

  “在我來說,‘放生’就像‘打坐’一樣。也許,有人可以剎那之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下子就解脫了。也有如我這樣智慧不高的人需要漸漸領悟,怎么領悟?是要一些形式慢慢去感受。”午后的餐廳里只有我們這一桌客人,陳坤的聲音很輕,但我聽得很真切。

  “在《金剛經》里面說,‘形式’可以說叫‘形式’,也可以不叫‘形式’,只是名字這樣叫而已。‘打坐’可以叫‘打坐’,也可以不叫‘打坐’,只是名字叫“打坐’。不是說‘八萬四千法門’,每個人都有自己理解生活、讓自己凈化的方式,就像喝東西,苦甜自知。不管是修行的方式還是理解的方式,佛教都是針對自己的心,內在的自省。所以,你用你自己的方式去做,不用在意外界對你的評價。當你越來越堅持一個崇高的理想,擁有一個很好的心境的時候,你就在用自己的方式堅強。這樣每個人才是真正有個性的,這種個性就有一種自然的魅力。一千個人學佛可能會流露一千個狀態,不用在意,目的都是得到平靜和解脫。”

  陳坤每天早晨都讀《金剛經》,每次都讀完,但每次讀的感受都不同。這已成為他的一種習慣。“我很享受這個過程,它可以讓我很安靜。每個人讀它都會有不同的認識,就像同樣是一棵樹,每個人對它的感知是不一樣的。如果讓我們每個人都來解讀這課樹,語言的能力是很蒼白的,感知能力是超過語言能力的。”“我看《金剛經》也許看不懂某一部分,但是我不需要懂。我30歲看不懂沒關系,每天都讀,遲早有一天我會領悟,用我自己領悟的方式去解決生活中的難題。我是在追求這個形式,這個形式讓我很舒服。它很可能是陳坤必需的,并不是做給別人看的。”


責任編輯:

實時熱點推薦

最新故事

2014年彩客网彩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