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大全

高爾基跟列寧鬧翻
2017-10-17 11:47:07 來源:

  高爾基被前蘇聯當局譽為“無產階級文學之父”,也跟列寧有 “偉大的友誼”,但從克格勃檔案里看,高爾基與這位俄國“革命之父”之間發生過多次觀念和政治沖突,幾乎鬧到決裂地步。高爾基稍有搖擺,列寧就會批評他,高氏則報以詼諧一笑:“我知道我是一個很差勁的馬克思主義者。說來說去,我們這些藝術家都有那么幾分傻勁兒……”。十月革命發生后,高爾基被事實震駭,在《新生活報》 (左派孟什維克辦的日報,1917年4月在彼得堡出版)發表文章,公開反對布爾什維克奪取政權,認為這是俄羅斯的悲劇和毀滅,由此,1918年夏列寧則以一紙命令關閉了這家報紙。第二屆共產國際代表大會開幕時,列寧評論高爾基為此次會議寫的文章“毫無共產黨人氣味,卻有濃厚的反共性質。因此,這種文章絕不能在雜志上發表。”

  到了1920年上半年,他們之間幾乎斷交,高爾基在列寧五十壽辰之際,把他同彼得大帝相比,說:“看見這個偉人,總讓人有那么一種恐懼,他隨心所欲地擺弄我們這個星球上的歷史杠桿。”1922年, 秘密警察第七部在暗中準備整肅高爾基,他們從高氏的朋友和熟人那里收集證據。此時,列寧和契卡總頭目捷爾任斯基依然在世。

  列寧和高爾基最后一次見面是在1920年10月20日,關于此次相見,有過一些戲劇化的描述,如電影《帶槍的人》(1938年)。這次相聚也是分手,列寧一再要高爾基移居國外:“如果你不走,那么我們就不得不送你走了”。

  這是對持不同見解者的一種驅逐方式,兩年之間有數十位知識分子被驅逐出國。可是蘇共卻不讓另一些需要出國的人走,1921年詩人布洛克重病,高爾基一次次催促列寧和盧那察爾斯基放布洛克去芬蘭治病,但詩人還是在得到護照前去世了。18天后,即8月25日,另一位詩人尼古拉·古米廖夫被處決,罪名是白衛分子,盡管根本沒有證據,高爾基對此案的求情同樣毫無作用。這兩位詩人的死亡,開啟了作家受害的時代。

  1921年10月8日,高爾基寫信跟列寧告別,離開蘇聯去了歐洲。 1922年夏他在德國北部一個小城,得知俄國社會革命黨的領袖們正在莫斯科受審,7月1日寫給蘇維埃政府首腦里科夫:“親愛的阿列克謝 :如果對社會革命黨人的這場審判以謀殺告終,那么這將是一件有預謀的罪惡謀殺。我請求你把我的觀點告訴托洛茨基和其他人。我希望這不會使你驚訝,因為在整個革命期間,我已經向蘇維埃當局一千次指出,在我們這個充滿文盲、沒有教育的國家里,毀滅知識分子是愚蠢和犯罪行為。我現在堅信,如果社會革命黨人被殺害,這一罪行將會使俄國在道德上自絕于社會主義歐洲。高爾基”。他7月3日也寫信給法朗士,希望在歐洲喚起公眾關注此事,流亡國外的孟什維克人士 主辦的雜志發表了高爾基這封信。兩封信都保存在克格勃總部。他寫給法朗士的信產生廣泛影響,驚動了克里姆林宮。列寧稱高爾基的信“卑鄙”,托洛茨基則指示《真理報》“就作家高爾基,寫一篇措辭溫和的文章,搞政治的人不會把這種文人放在眼里,要用外文發表”。一篇題為“幾乎墮落到極點”的措辭嚴厲、猛烈批判高爾基的文章說:“從這種政治聲明可以看到,身在國外的高爾基在危害我們的革命。他的危害極大……”。但也許是高爾基的呼吁起了效果,蘇共中央執行委員會批準了革命法庭通過的死刑判決,卻沒有執行死刑。


責任編輯:

實時熱點推薦

最新故事

2014年彩客网彩金券